环球创业频道导航栏_fororder_{3511362B-A1FC-4729-9352-721CB63359CF}

    滚动   |   环球快讯   |   环球专访   |   政策解读   |   创业图解   |   活动直击   |   会员页面   

刘积仁:软件在今后具有无限的发展空间

2020-01-08 11:59:23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责编:王涛

  国际在线消息:1月8日,中国软件产业最具影响力盛会——“2020中国软件产业年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本次年会将探讨在当前智能化引领、数字化转型背景下如何充分发挥软件驱动下的数字变革,推动经济发展的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以及工程教育计算机类专业认证发展趋势等重大问题;探索软件的进步和发展如何提升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演进,以及如何为经济发展不断注入新动能等众多焦点问题。

  大会现场,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刘积仁作题为“软件的赋能时代”的精彩演讲。

  以下为现场实录全文:

  大家早上好!

  十分高兴参加这样的会,特别是这次能见到好多年没有见到的一些老院士,因为当时他们都是十分年轻、意气风发、在我们科技战线上奋斗的一批人,很尊敬他们。另外,看到今天我们能够如此规模地这样的一个软件产业还是十分感慨。因为我从创业那天经历了中国软件产业发展的过程。

  当时记得去深圳,看了一家软件企业,当时有200人,我十分地震惊,我觉得一个软件企业能做到200人真是了不起,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只有3个人。今天我们有如此大的规模的背后有一个事实是应该让我们自豪的,就是我们建立了一个世界级的强大的信息的基础设施。软件从艺术走向构成,软件从工业品、科研使用的平台今天到了日用品,无所不在。所以我们看到的这个过程应该对学软件这个专业真是感觉到是一个幸运的选择。这个专业你不需要改变,你只要坚持下来,吃饭是绝无问题的,发展也没有问题,只要能够耐得住寂寞,只要变革的过程中做出正确的选择,我认为和过去比这个行业还是刚刚的开始,我没有看到软件经历过所谓的经济周期,也没有看到大起大落,如果有的话肯定是我们自己没有选择一个坚守工匠精神或者一种耐心。

  我们如果谈到软件的话,我想每个人都会感受,我们看到20年销售领域,如果说我们今天支付的时代、通讯的时代,我们看到交通、医疗所有的这些背后都有软件。我们很多工业企业的软件元素远远超过像我们一个专业的软件公司,很难分清楚这个公司是一个做软件的公司还是拿软件做业务的公司,我们是用软件创造价值的公司还是出卖技术的公司,还是用软件构造一个商业的模式,通过其他的模式来赚钱的公司。

  为什么要提到这样的问题呢?如果说软件是一种技术的展现,那么今天我们看到软件在创造价值的路线上表现已经完全和我们想象的不同。我们过去做软件试图卖产品,卖license,卖服务,到今天看到市场上巨大市值的公司往往把软件当成赋能的工具,所以我们看到软件进入崭新的发展阶段,我们用软件如此奇妙看待这个行业,如果看成用技术换来价值的公司,用技术帮助别人发展的公司,今天看到更多用软件表达价值,表达技术,或者用技术驱动应用的时代,所以我讲一下对软件赋能的认知。

  如果我们看到软件能赋能应该看到软件的进化,我上学的时候学软件,大家以为我们是科学家。后来我们开始编程序,大家认为我们是艺术家,为什么软件是艺术,因为学软件的时间长度不一样,错误概率不一样、成本不一样,交付一个软件不一样,那个时候我们讲很自豪,认为我们是艺术家。但是当软件无所不在,渗透到每个领域我们突然发现软件必须成为工程。当我们软件安到汽车里的时候,汽车出了故障根本没有时间修改这个bug,客户也不会让我们维护这个软件,因为客户会退了这台汽车。如果这个手机没有上市之前已经做了发布,你必须按期把软件交付,不然会影响事先上市的计划。所有这些都使软件发生一个根本的变化,从艺术向工程的改变。

  我们开始知道软件有度量,软件需要规范式的说明,软件也需要验证,当时可能我们做那个时候做研究,我们做软件的认证和验证,就如何能够把一个客户的需求用一个形式化的技术给它描述准确,如何使计算使得这种规范是准确的,我们能够自动编程,自动生成,经过大量长时间的努力,原因就是软件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完全的工程。所以软件没有了艺术就没有创新、没有发展,软件没有工程就没有普及、没有大规模的应用。

  我们看到这个时代,我们开始卖技术,后来卖产品,卖产品可以卖拷贝,后来我们认为一个拷贝有生命周期的,开始卖服务,硬件不值钱的时候开始卖系统集成,然后软件开始融合到各种行业里面。这个时候我们再看到在今天软件进入到另外一个阶段,而这个阶段背后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们学计算机的,计算机背后有很多定律。比如说摩尔定律,我们看到计算成本越来越低,尺寸越来越小,我们看到存储器的定律,存储的容量越来越大。我们看到通讯的规律,通讯这几年越来越便宜,速度越来越快,这几大要素为我们构建了一个数据的基础平台就是强大的存储能力、传输能力和计算能力,所有能力加在一起使我们信息技术在应用上极大的普及。每个人不会因为使用信息技术而觉得那么纠结。

  1996年东软做了一个软件,WAP就是手机上网的软件。我们那个时候做试验,手机如果用那个时候的速度上网,上一个小时可能一个季度的工资都没有了,速度、通讯、存储器,当时我特别喜欢收集大片,买了很多硬盘,准备退休的时候看里面的电影,一个硬盘4G,我们家大柜子都是这个东西,今天都变成小薄片了。我们看到这个过程中,它为我们从事数字经济打下了一个坚定的平台,第二个我们看到的数字公民,由于性价比高,手机终端开始有数字公民,大家用起来很自如,由于有了应用吸引了更多人在这个平台的使用,中国也成为全世界数字公民最多的一个国家,我们数字公民的特点比其他的国家都极具有特色。

  另外我们看到所有行业和信息技术融合了,我们说任何一个软件企业都是一个创新的企业,我们今天看到任何一个行业都变成一个娱乐的行业了,任何一个商业不好玩大家都认为这个商业不会有好的发展,当我们看到这些,看到今天的变化,软件正在从技术走向赋能,赋能的原因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平台,有了这样的公民,有了大规模的融合。

  我们看到软件正在成为商业的载体,任何一个商业都需要软件,都用软件使它更精准,更有效率特别是更能创造新的商业模式。软件在不断创造一些新的资源,比如说创造人力资源,创造一些研发的资源,我们现在开发的效率比原来高得多是因为网络上有大量可以复用的资源。我们工作可以24小时运行,是因为软件正在创造那些数字的HR,帮助我们解决很多问题,软件在把时间,无论是速度、长度都得到了一个很大的改变。

  今天我们看到这是一个商业有巨大平台和生态的商业,这也是我们过去不可想象的,如果在十年前我们看不到这么多平台,这么多生态,今天能够融合生态,能够通过连接创造一个生态已经是我们今天商业很巨大的竞争,所以今天的软件已经不是技术,是一个互联,是经济、是新生活,也是实体。当然,软件的本质还是需要扎扎实实的基础。

  我们如果看到软件是生活已经无所不在,这个领域里面不断在创造,今天我们看到APP,看到小程序,看到各种各样软件的表达方式,软件如此之碎片化,能够走到每个终端上,如此协同化、如此的计算也是前所未有的,所以软件体系的结构也发生很大的变化,使软件走向生活。

  软件创造了很奇妙的新的应用空间,读书、听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用樊登读书。过去用喜马拉雅来读书觉得太长,樊登是他先读,读完了给你总结,这一本书你就用更短的时间来听了。这类的应用大家如果每一天在APP里面浏览的话,你会充满了好奇。

  东软有一个大学,在成都,大家知道可能有一个公司名字叫小龙坎,做火锅的,这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今年营业收入30多亿人民币,卖火锅的。他主要用信息的技术做供应链采购,开的连锁店。核心的方法就是网红打卡,在上海的店,在外面排号的人都站大排,十分火。所以我们看到这样一种变化的时候十分奇妙。戈壁之眼是我们做的,原来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曲向东现在是这个创业者的负责人。戈壁之眼是用来干什么呢?沙漠跑步的人,跑多少公里呢?一般200公里、300公里左右的群体越野组成一个新的团队。我们看到很多的匠人,大家用到这个也会有新的生活方式。一个匠人柴烧烧茶具,可以通过网络订他的东西。订了之后交上钱,他保证不好柴烧的效果好,每天开窑就是影像的直播,如果赌对了就买到一个好的艺术品,你如果赌错就是一个残次品,先交完钱以后到时候就来展示。我们看到大量的这些人,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无所不在。

  所以软件企业,如果还能活下去,我认为第一点做软件的人活下去,能够活下去是应该的。如果不能够活下去,没有活到今天就是太执着,没有变化,没有因势而动,因为软件本身根据社会发展趋势,它作为赋能最主要对社会发展的感知,未来是什么,怎么应该把软件服务于未来,而不是单纯的看到一个技术的力量。所以做软件的人了解社会发展的趋势,了解其他行业发展的趋势,知道其他行业的知识已经变成在这个领域里,如果说第一阶段我们社会需要技术,那未来社会更需要的新商业模式、新的生活模式,或者说我们社会在变革过程中需要软件为这种变革助力创造价值。

  东软在软件公司里是一个老的企业,我对软件的认识,大家都软件应该在哪发展,东软在中国的沈阳,我们开始只有3个人开始来进行创业。走到今天我们特别感谢,因为人才,我们背后有一个东北大学,那个时候我们的软件人才都是从东北大学一个一个培养很年轻就用了他,不像我们现在挑来挑去的,那个时候能加入我们,今天都是一个中层以上的干部,因为实在是找不到人。

  今天我们要感谢这个社会,如果说融合我们感激这个社会就是因为中国在过去改革开放40余年间为我们创造机会、宽容我们的不成熟,也考验我们的能力,让我们不断学习。

  记得当年中国联通在辽宁第一家开辽宁联通的时候,当时认为能够用电话的人就是十几万人,我们软件设计也就十几万人。结果电话一开卖一个礼拜就把系统击垮了。那个时候联通占有的份额很大的,账单没有了,系统彻底崩溃了,我们就没有想象到这个社会发展如此之快。这个过程中我们就对软件的可靠性计算能力、可扩展的能力,24小时、365天不能停顿的能力进行了变革。东软现在在中国的医院差不多30%大大小小的医院,门诊用我们的软件也是同样的经历。医院软件一停挂号都不行了,怎么保持这个服务,中国电力的缴费差不多30%在我们平台上,当然还有上交所,国家一些大型的数据库等等这些领域。我们还有一个领域里面是东软很大的板块,就是在汽车领域。我们大概有四千多名软件工程师做汽车里面的软件,最开始就是国际的,像奔驰、宝马、法拉利、奥迪等等全球的。我们接的最大的挑战,按期交付,没有任何的错误,我们的软件,我们自己测试没有任何错误的时候,汽车还要跑一年才敢于上市,不然就把汽车破坏了。

  当这样一个过程中,当你的软件走向实用、普及化、当它成为一种核心的业务,当它走向一些高附加价值产品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软件本身所需要的,这是我最早说的一句话,软件不仅是技术,软件也是一种态度,十分十分的要求我们有能力完成这样一个使命。

  东软在发展的过程中,差不多也快到30年了,应该说我们在过去的七八年做了一个最大的准备就是把东软原来一个软件公司向其他几个领域里面扩展,就像廖院士讲到我们要融合创造一个生态用其他的领域承载我们软件的价值,所以我们在某一些领域里面开始要构造自己的新生态的公司。比如说我们在健康领域,东软的大健康是我们现在十分重视的领域,我们在大健康做医院的信息化、医院的大数据,我们有医院的设备,我们也在搞医疗健康教育,我们还有一个保险公司做医疗保险,我们构造这样一个生态的目的就是今后在一个新消费的领域里面能够为我们创造一个大的空间。

  我们把软件和制造结合起来,东软是一个软件公司,今天我们医疗设备卖到全球110多个国家,九千多家医院,用的大型设备,从CT核磁到CT彩超,我们十分自豪,因为医疗设备也是一种计算,也是连接,我们在汽车领域里面,全球每一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品牌里面跑我们的汽车。我们做智慧城市,为整个城市构造解决方案,另外就是教育,刚才讲IT人才的教育,东软有三所大学:大连、成都、广东,现在37000名的学生,我们在教育上主要是信息技术的应用,今后在医疗科技领域里面的应用。我们大学里面最大的特点就是里面有创业中心,三个大学里面每年从事信息技术创业的公司年轻人差不多有400多个公司在里面创业。

  软件我认为在今后的发展具有无限的发展空间,我们应该为从事这个行业而感到幸运,而今后我认为软件不仅仅表现的是license IP的价值,软件可以承载一个崭新的创业的公司创造资本市场的奇迹。在过去的差不多五六年间我们所孵化的企业融资了大量的资本都会逐渐走向资本市场,核心就是软件表达的方式从我们单纯卖解决方案、卖服务,软件从我们过去依赖于软件工程师,最后我们要成为在新经济的发展、新消费发展的一个新的平台。祝愿我们软件的产业越走越强大,我也相信中国这样一个市场能够承载一大批中国的软件行业,能够走向世界的舞台。

  另外我认为我们软件的教育,未来一定是面对巨大的挑战,当软件成为赋能工具的时候软件的教育不仅是纯粹的技术教育,如果我们不理解其他的行业,没有对其他行业能力发展趋势的理解就不可能把软件变成一个赋能的工具,谢谢!

  (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国际在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分享到: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