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创业频道导航栏_fororder_{3511362B-A1FC-4729-9352-721CB63359CF}

    滚动   |   环球快讯   |   环球专访   |   政策解读   |   创业图解   |   活动直击   |   会员页面

专访ISC观潮徐培喜:一张互联网与两个治理故事

2017-08-24 15:33:36  来源:中新网  编辑:徐佳航   责编:许炀

  网络空间政策与安全已经成为涉及地缘政治、军民融合、经济外交等各个领域的核心主题。近日,针对网络空间治理中的焦点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ISC)观潮论坛专家、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徐培喜。

  过去两年间,徐培喜数次前往欧洲和美国,面对面采访了几十位互联网产业精英、政府高层以及安全专家,深入探讨了互联网关键职能管理权移交、联合国信息安全政府专家组(UNGGE)谈判等核心问题。他认为,这些问题亟需政府部门、企业实体以及研究机构走出传统的视野,建立灵活的机制框架,鼓励网络空间的创新潮流,应对日益突出的安全挑战。

  专访ISC观潮徐培喜:一张互联网与两个治理故事

  图: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ISC)观潮论坛专家、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徐培喜

  故事一:第五届UNGGE的最后一场谈判

  2017年6月23日,第五届UNGGE最后一场谈判无果而终,未能就网络空间行为规范形成共识文件。

  徐培喜表示,从这次谈判来看,目前各国政府在网络安全核心问题上存在极大分歧。“各国在网络安全领域缺乏战略互信,尤其表现在强国和弱国网络攻击溯源能力极不均衡。全球网络安全外交所涉及的议题错综复杂,因此当下难以就网络空间行为规范达成共识。”

  在他看来,本届UNGGE谈判失败的关键原因在于各国在网络空间军事化、传统军事手段与网络攻击之间的关系方面存在根本分歧。“美国和德国、法国等欧盟强国接受、认可网络空间军事化趋势,希望将传统战争和网络战争挂钩,认为动网可以等同于动武,希望利用传统军事手段回应网络攻击。”

  “弱小国家从道义的视角出发,谴责网络空间军事化趋势,希望区别对待传统战争和网络攻击,在动网和动武之间建立隔离带。分歧由此产生,难以弥合。”徐培喜解释说。

  徐培喜分析,强国和弱国的立场差异最鲜明地体现在美国谈判代表米歇尔(Michele Markoff)和古巴谈判代表米盖尔(Miguel Rodriguez)的观点中。

  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成员国在遭到武装攻击的时候可以行使自卫权利。徐培喜表示,七国集团试图推动这一条款在网络空间的适用性,在2016年和2017年的网络安全外交文件中,七国集团宣称,在一些情况下网络攻击可以等同于武装攻击,因此可以利用传统武力手段进行反击。

  “美国试图将七国集团的主张输入到联合国共识文件当中。然而,美国谈判代表米歇尔发现,包括一些欧洲国家在内的不少国家并不认可这种措辞。”徐培喜告诉记者,米歇尔最典型的反对者是古巴谈判代表米盖尔,“古巴代表认为,美国及其军事盟友试图通过这次谈判将网络空间变为军事行动的新战场,借此合法化诉诸于单边武力的行为。”

  徐培喜认为,溯源问题是建立自卫权条款的前提,“溯源问题不解决,盗窃者可以假扮成受害者,入侵者可以假扮成自卫者”。

  故事二:美国历时两年半的互联网职能管理权移交

  徐培喜谈到,网络空间治理问题上的分歧还鲜明地体现于各国内部的不同部门和各个利益相关方。

  历经了两年半、直到2016年10月才完成的美国互联网关键职能管理权移交案例表明,其内部在网络空间治理问题上分歧严重,博弈激烈,主要可以分为拥护全球化力量和拥护美国国家主权两大派别,前者支持移交,后者阻挠移交。

  “冲突和争议主要凝聚在两个人身上。一个是美国商务部助理部长、电信和信息管理局局长拉里(Larry Strickling),从国际视角来看,他是主张移交派,代表拥护全球化的力量。”徐培喜表示,美国大、中、小、微信息技术企业都支持将数字、名称、协议参数等互联网关键职能的管理权从美国商务部移交给全球多利益相关方。

  “另一个人是美国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泰德(Ted Cruz),他反对移交,是国家主权派,代表着美国的保守势力,认为只有经过美国国家主权的背书,才能维护网络空间的自由和繁荣。”徐培喜告诉记者,美国鹰派智库传统基金会都属于这个阵营,他们极力阻挠移交。

  双方经过两年半的博弈过程,最终全球化代表力量获胜,移交得以完成。徐培喜认为,从2014年3月14日美国商务部电信和信息管理局(NTIA)宣布计划移交IANA职能管理权,到2016年3月17日全球多利益相关方社群提交移交建议,再到2016年10月1日移交完成,整个过程充满悬念和波折,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治理故事,让各界看清了网络空间政策问题上的博弈方式。

  一张互联网:三个视角与四块基石

  从这两个治理故事,能看出网络空间治理问题是个万花筒,涉及多个维度,包容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各种价值观,需要区分不同治理语境、治理主题以及利益主体,在全球一网的基础上寻求跨国、多方解决方案。徐培喜表示,在这个背景下,观潮论坛等平台的作用就显得更为重要。

  “自从新世纪之初的信息社会世界峰会以来,民间和企业的力量日益参与到全球互联网治理的进程当中,需要以积极客观的态度看待并顺应这个趋势。”徐培喜说。

  记者了解到,观潮论坛自去年8月举办以来,已经成为我国网络空间领域的重要战略智库,推动了跨国合作、对话机制的建立。去年是闭门会议形式,今年将在ISC大会上首次向公众开放。

  徐培喜介绍,观潮论坛倡导“小处着手,大处着眼,迅速行动”,比如就勒索病毒攻击事件在全球、中央和地方多个层面迅速开展调研。同时,观潮论坛还注重提出理论视角,观潮论坛主席郝叶力去年提出关于网络主权的三视角看法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

  据他透露,郝叶力将在今年观潮论坛上进一步阐述关于全球互联网治理四块基石的看法,将有助于各国各方认识网络空间治理的本质问题,走出零和博弈的对抗框架,从合作的角度来看待治理分歧,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的和平和稳定。

 

分享到: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